阿彌陀經資料選讀

隆蓮法師:阿彌陀經 十四

凈土法門:阿彌陀經疏鈔演義 第125集

大安法師:《佛說阿彌陀經要解》述義(七)

凈土法門:在《阿彌陀經》里頭,世尊為我們解釋阿彌陀佛的意思

蕅益大師:佛說阿彌陀經要解著13

隆蓮法師:阿彌陀經 一

凈土法門:阿彌陀經要解演義 第七章

宣化上人:佛說阿彌陀經淺釋(下篇一)

凈土法門:阿彌陀經疏鈔演義 第90集

凈土法門:阿彌陀經要解大意[1986年](第二集)

《佛說阿彌陀經》詳細注釋注解(一)

凈土法門:阿彌陀經疏鈔演義 第53集

宣化上人:佛說阿彌陀經淺釋

佛說阿彌陀經〔唱頌,29分鐘〕

動畫片:佛說阿彌陀經

凈土法門:阿彌陀經要解研習報告 第一章

凈土法門:阿彌陀經疏鈔演義 第114集

隆蓮法師:阿彌陀經 十

凈土法門:阿彌陀經要解(第五集)

王驤陸:佛說阿彌陀經經義略說

 
阿彌陀經專題部: 簡介| 原文| 白話文| 注音| 淺釋| 入門| 法師開示| 感應| 問答| 居士文章|
文章位置:
       微信分享



慧律法師:佛說阿彌陀經要解講義 第一卷  

  佛說阿彌陀經要解講義

  1989年11月3日文殊講堂

 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!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!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!

  諸位法師、諸位在家菩薩!大家晚安!

  今天是我們講堂落成之后第一天的講經。

  (那么)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,在這個時候最看得出來,道若一尺,魔就一丈,這個講堂經過很多的波折,經過很多的障礙,很多地破壞,起到今天才漸漸平靜。

  首先我們佛教一定要僧贊僧,佛教才會興盛,那么我希望我們要講這部經,最重要就是要讓大家了解凈土法門,那么我們有這個福報坐在這個地方,是要修很多劫,很多劫的福德因緣,那么今天因緣具足,所以在座諸位要好好地來聽。

  《佛說阿彌陀經》這部經是每一個道場早課跟晚課都在誦的,比如說打佛七,早上都誦《阿彌陀經》,平常晚課也都誦《彌陀經》,我們自己自修也誦《彌陀經》,但是對這本《彌陀經》深入研究的人也有,那么對這本經要徹徹底底地了解,我相信不是很多,所以我們今天會選這本《佛說阿彌陀經要解講義》是要深入地研究凈土法門的事跟理的圓融法,那么我們為什么要選這本呢?因為這一本它講的事相、講的理體都很詳細,所以這本經若對一個教育程度比較低的人,聽起來可能會比較吃力,因為這是文言文的書,但是我會盡量用臺語來解釋,解釋得很清楚,一句、一句念,一句、一句向諸位解釋,盡可能讓每一位法師、每一位在家居士,都得到法喜充滿。

  在這里對諸位宣布:進來我的講堂,不準講是非,不準傳是非,這是必須要執行的事,一間道場會亂就是這樣搬弄是非,那么我們今天要來學凈土法門,口業不清凈我們要如何學道呢?我們今天身、口、意不能與本性相應,那么凈土法門這個“凈”字就做不到,所以我希望說在家也好,出家也好,大家合作,佛教已經衰微好幾百年,我們做一個佛教的弟子應該盡心盡力來擁護,不要再搬弄是非,那么我希望諸位為了整個的佛教來設想,同心協力來進行我們這個佛教。

  底下,請打開講義。

  佛說阿彌陀經要解講義

  明蕅益大師要解

  清圓瑛法師講義

  目錄

  重校新版阿彌陀經要解講義序(李炳南)

  圓瑛法匯序(林翔)

  彌陀要解講義序(興慈)

  彌陀要解講義序(靳云鵬)

  序(樂慧斌)

  圓瑛法匯序(林森)

  序(印光法師)

  序(梅光羲)

  二種題目

  譯經法師

  解經大師

  著解序文

  解經玄義

  正釋經解—序分

  正釋經解—正宗分—廣陳彼土依正妙果以啓信

  正釋經解—正宗分—特勸衆生應求往生以發愿

  正釋經解—正宗分—正示行者執持名號以立行

  正釋經解—流通分

  蕅益大師跋

  校勘及重新排印說明

  重校新版阿彌陀經要解講義序

  重校就是重新再校對這個新版,新版是對舊版講的,因為舊版有很多錯誤。《阿彌陀經》這是一本經典。要解,那么這是一位大師所寫的,那么再加上講義呢?那就是圓瑛法師講的,講義就是像我們現代講的比較白話。序就是寫在文章的前面先作稍微介紹叫做序,簡單講就是重新校對這個新版的《阿彌陀經要解講義》,這個前面的一篇序,序文就對了。

  【佛法難聞,凡情忽之也;凈宗難信,旨奧罔解。佛法者何?凈而已矣。】說“佛法難聞,凡情忽之也”:佛法就是我們現在在研究的大乘的經典跟小乘的經典,難聞就是說:沒有福報的人聽不到,沒修無量劫來這個善因緣他聽不到,他很想要求道,但是所求的不是正法,是邪法,是不正知不正見的。那么難聞呢?是他要聽到沒那么簡單(,沒那么簡單)。“凡情忽之也”:“凡情”就是一般的眾生。他(忽略,)忽略了,他都不會想到:我今天可以聽到佛法,是真的很不簡單的福德因緣(,凡情忽之也)。一般的眾生他沒有去重視,沒有去注意到。“凈宗難信,旨奧罔解也”:凈土宗因為是不問自說,我們每一部經典都是弟子問,佛才回答,但是因為(這本《彌陀經》,)《佛說阿彌陀經》這本經典,是(因為)很深奧,很不可思議的境界,唯佛與佛乃能究竟,所以徒弟證阿羅漢果(的這些阿羅漢,)都無法去了解凈土法門的不可思議的地方,所以凈土宗是不問自說,凈土講的這本《阿彌陀經》,是弟子沒有問佛自己說出來的,叫做不問自說,所以因為證阿羅漢果他都無法了解這種境界,(因此說凈宗難信,證阿羅漢果他都無法了解,)當然要叫凡夫來相信這部經典是更加難,叫做凈宗難信(,很不容易相信)。“旨奧罔解也”:“旨奧”(把筆拿起來,):“旨”就是義理,就是說這本經典的義理。“奧”就是深的意思(,就是很深的意思)。“罔解”就是不解,不了解的意思,“罔”就是不的意思。因為這本凈土宗的經典(,那么)《阿彌陀經》(這本經典)義理很深奧,(叫做旨奧,罔解就是)不為一般眾生所容易簡單來了解的。“佛法者何?”:意思是說佛法是在講什么呢?“凈而已也”:就是在講一個凈而已。那么要凈(,要凈)什么呢?【所凈者何?】今天我們在講凈土宗這個“凈”是要凈我們什么呢?底下【根塵識皆是也。】就是要凈我們的六根,要凈我們的六塵,要凈我們的六識,六根的意思是什么呢?就是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這個六根,為什么稱呼為根呢?在座諸位!樹若沒有根它會活嗎?不會活,所以六根的意思,把筆拿起來,六根這個根寫四個字,就是增長生死,增長我們的生死叫做根,會主導我們的生死的叫做根,我們若有這個六根我們的生死就不了,眼睛看色,耳朵聽聲音,嘴,口業,這六根就是這樣,光是我們一輩子所吃、殺的眾生就不計其數,所以這個根就是說增加了生死,樹若沒有根它就不會活,所以我們這個六根就是在攀緣的地方,在造業的地方,意思就是說有這個六根會增長我們的生老病死,這輩子死后,下輩子再繼續來出世,生生世世來六道輪回就是因為有這個六根,(有這個六根,)我們若轉一個念頭,以清凈心,那么六根就是我們的本性,六根所散發出來的就變成智慧之六根,所以我們現在是叫做污染的六根,(污染的六根,)那么我們若明心見性,我們若有修行,眼睛看一切境界,咦!如如不動,我們過去凡夫,眼睛看這個色就分別、執著,咦!我們現在學佛,這眼睛看這人眾生變成憐愍心、慈悲心、觀照心,不同,圣人也用六根,但是圣人的六根是長養圣胎(,長養他的圣胎);凡夫的六根是造惡、輪回。那么塵呢?塵就是污染的意思,這張桌子若是三天不擦就有很多灰塵落下來,我們這個心若沒來聽講佛法,光是個性要改就不可能,光是這張嘴整天就是在搬弄是非,(整天就是在搬弄是非,)所以說雖然有的聽到佛法,但是他不去實現他的清凈,塵照常還在,(塵照常還在,)這塵就是污染的意思(,污染的意思,其實這個塵實在……,但無心于萬物,何妨萬物常圍繞)。你只要對境無心,塵無所住,這是我們的本性,這個外境不重要,凈化我們這個心最重要,我們的內心起心動念這個塵就會污染我們,所以我常常勸告諸位,說:(活在你的生命,)活在你真正的生命當中,你要了解自己,(你要了解自己,)不要常常拿你的尺寸去衡量別人,(不要常常拿尺要去量別人,)你要了解你自己你是一個凡夫,你是一個煩惱的眾生,你怎么夠資格去講別人呢?你憑什么要講別人,你愈講你就愈分別,這六塵就愈污染(,你愈講你就愈分別,這六塵就愈污染),但是我們人都會講別人卻是不會講自己,這就是我們學佛的重心點,所以從今以后,在座諸位!不要干涉別人,是非不要聽。哲學家講一句話:(全世界的人都說這個人不好,你要應該跟他相處才來說他,)全世界的人都說這個人不好,你不要相信,你要來跟這個相處看看你再來下斷言;全世界的人都說這個人很好,你也要來跟他相處看看,這樣才不會偏激,才不會冤枉。要深入去了解才不會被六塵污染。(所以……,若是我不同),我這個作風是說個人做個人負因果,我做,我負因果,你做,你負因果,你要造惡跟我無關,我只能教化你:你不要造口業,不要分別,不要執著,要放下,團體當中不要斗爭(,我只能這樣教你)。但是你不聽我的話,你一定要這樣做,那你去負因果,我不用替你擔。有一個很關心的信徒(來,打電話)來:啊!慧律法師!外面誹謗你怎樣、怎樣。我說:你冷靜,誹謗我們的人不一定比我們有修養,我們沒有誹謗別人,我們不用擔因果,誹謗我們的人他要負因果,他斷眾生的慧命讓眾生來誹謗三寶,他要下地獄,難道不是這樣?我們沒有誹謗別人就好,別人講我們怎樣,這沒有關系,(這沒有關系,)我們歡喜心來領受,要成佛,要當菩薩,一定要經過這個階段,一定會經過這個階段,種種的境界。那么“識”就是分別心,(分別心,)我們所要親近的東西就是這三種,根、塵、識,“根”就是六根,就是增長我們的生死,“塵”就是污染的意思,“識”就是分別心,我們若有分別心,我們就繼續去造業,繼續去執著,繼續造口業,知道也講,不知道也講,所以我們造業最重的就是什么?就是這張嘴巴,(就是這張嘴巴,)所以我們會修,大家在拜佛,大家在念佛,光是這張嘴巴功德全都花光了(,這張嘴巴都把我們的功德全都花光了)。底下說:【故群經蘊義,無不在凈;學而習于凈,扼乎佛法之要矣。】所以群經就是很多經典都這樣告訴我們: “蘊義”:(把筆拿起來,)蘊就是含藏。含藏就是說隱藏很多的義理,無不在凈(,全都在講要如何凈),佛法就是要讓我們清凈,世間人就是要讓我們污染,(污染,)所以我都勸這些老菩薩,經文雖然有一點深奧,但是我們坐在這個地方,聽得懂也來,聽不懂也來,至少不會看電視,不會去造業,至少不會跟媳婦打架、吵架,不會跟你老公吵架,至少你這二個鐘頭一張嘴靜默沒有去造業(眾鼓掌),你來這兩個鐘頭看的是佛祖,這本是經典,是法。佛、法,再看到的師父就是僧,你來到這個講堂有修沒修三寶具足,所以聽得懂、聽不懂全都要要來結一個善緣(眾鼓掌)。“故群經蘊義,無不在凈”,就是說一切的經典蘊藏所講的,就是全都在凈,“無不在凈”就是完全在講要如何凈,如何才能清凈?“學而習于凈,扼乎佛法之要矣”:我們要來學佛,學習這個凈(,清凈)。“扼乎”(把筆拿起來,):就是掌握住,(掌握住,)手握緊,“扼”就是手握緊,意思是說你已經掌握了佛法的(,“要”就是)根本,今天你來學佛你不來學凈要作什么?(你要來學佛,)你不是要學凈,難不成要學污染?要學凈,我告訴諸位!第一、一定要對眾生有禮貌,遇到要多講:謝謝、感謝、送駕、接駕,對人要有禮貌,但是我有去看其他的道場,我們不可以講別人的不對,師父是很行,但是站在他身邊的徒弟都沒有在招待人,整天就是這個法師比較有修行來向他頂禮(:啊!這個……);這個沒修行不向他頂禮,甚至沒修行的,連看都不看一眼,有修行、沒修行從外表怎么看得出來(,你從外表怎么看得出來),所以我常常勸告這些在家徒弟,我都勸告我的徒弟:凡是進來我們文殊講堂,不準去說全臺灣省哪一位法師的是非,有修行也好,沒修行也好,男眾也好,女眾也好,沙彌也好,沙彌尼也好,持戒也好,破戒也好,持齋也好,破齋也好,一切與我們在家人沒關系,你做,你負因果,他做,他負因果,我們沒剃度,師父就是三寶,你若能用這種心去恭敬,第五、你就有這個三寶的觀念,佛法就是在講這個清凈,今天我們在家人修行是怎么樣,拿一支秤在秤出家人:咦!這個比較有修行,我老是聽徒弟講:我的師父很有修行,我的師父有開悟,我的師父有神通,或是說我的師父有我了不起!我說:啊!贊嘆師父是很好,但是師父有修行是師父,你師父開悟不是你,難道不是這樣?你把你師父形容得很好,是多么地好,像佛祖般,但是你沒開悟,沒有神通,沒有修行,對我們一點幫忙都沒有,所以唯有要修自己,一定要修自己,回光返照,你進入這個講堂才有意義,若今天我們這個凈不能清凈我們的心,整天來這里搬弄是非,誹謗出家人,還是說這個比較有修,這個比較沒有修,有啊!我看很多徒弟就是這樣,當然外面跟我們無關,我們現在以講堂為主,不準講三寶的過失,你不共法圣人,你不了解人家在做什么,你也不了解師父是凡夫還是菩薩,你今天誹謗人家,你若是誹謗到菩薩你怎么辦,難道不是這樣?你從外表看你怎么知道他是凡夫還是菩薩呢?看不出來,我們自己承認說我們是凡夫,我們就不要講人家的是非,要當作每一個人就是菩薩,這樣你就掌握了佛法的根本,這就是佛法的根本(眾鼓掌),所以在座的諸位!不管法師、在家居士來,我都當作你們是菩薩,每一個我都當作你們是菩薩,【然三藏煙海,畏繁求專,得《阿彌陀經》、《觀無量壽經》、《無量壽經》,古德匯而輯之,曰《凈三經》;】這是什么意思呢?“然三藏煙海,畏繁求專,得《阿彌陀經》、《觀無量壽經》、《無量壽經》,古德彙而輯之”:意思就是說三藏十二部經典浩如煙海,“煙”就是大的意思,像大海般那么大,意思是說三藏十二部經典像大海那么大。“畏繁求專”:“畏”就是眾生每個都會怕,那么多經典你到底是要看哪一本(,你到底是要看哪一本,“畏繁求專”),太多了,大家都會恐怖。“求專”(把筆拿起來,)這個“專”就是簡單,直截了當,意思是說了生死最快的,直接的,不必再繞道,不必轉來轉去的(,有用轉來轉去的,要專,就是直接,不是簡接)。“畏繁求專”意思就是說要專心,那么就是以這個《阿彌陀經》,人家說《凈土三經》,“將三經”就是《凈土三經》。凈土以哪三本作經典呢?《阿彌陀經》、《觀無量壽經》、《無量壽經》,那么我們現在要講的這本經叫做《阿彌陀經》,下一本經要講的叫做《觀無量壽經》,第三本我們要講的就是《無量壽經》,我們這個講堂以凈土為主,所以這個凈土的經典就一直講、一直講……,講到死為止,沒有停,一直講,跟凈土有關系的全都講,就是要讓我們念佛,要讓我們了生死,所以《阿彌陀經》現在我們在講,《觀無量壽經》是說要如何來觀,觀這個阿彌陀佛,那么《無量壽經》呢?就講佛的種種的愿,那么這是下次要講的經典。“古德彙而輯之”:“彙”(,把它寫下來),同類的事物聚集起來叫做彙;“輯”就是(集集的“集”,收集的“集”,這個“輯”)通那個“集”(,集合的“集”)。“古德彙而輯之”,古時候古德將同樣的事物集合起來(, “彙而輯之” ,這個輯就是集合的集,彙而輯之),叫做“凈土三經”,簡稱“凈三經”。【近德益以《華嚴行愿品》、《楞嚴勢至圓通章》,曰《凈五經》。】(近來的諸山長老這些大德,“益”就是增加的意思。)近來的大德將《阿彌陀經》、《觀無量壽經》、《無量壽經》,叫做“凈土三經”,但是又增加兩部經,加上去剛好《凈土五經》。哪兩部經呢?就是說《華嚴凈行品》,意思是說《華嚴經》里面的《行愿品》(,華嚴就是一本經,《行愿品》就是《華嚴經》里面的一品),所以意思就是增加這品變成說凈土的第四本經典。底下,《楞嚴勢至圓通章》,又增加《楞嚴經》里面的一章,叫做《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》(,簡稱《勢至圓通章》)。再講一遍:增加第四本是《華嚴經》里面的《行愿品》,又增加一本是叫做《楞嚴經》里面的《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》(,《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》,這就是《楞嚴經》,增加《楞嚴經》里面的一章),那么這樣合起來剛好五本經典。(《凈土三經》是《阿彌陀經》、《觀無量壽經》、《無量壽經》;那么《凈土五經》,是增加《華嚴經》里面的《行愿品》,又拉回一本,《楞嚴經》里面的《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》,這樣合起來剛好一本叫做《凈土五經》。)【前匯專之專者也,各明一義;后益選其專者也,自行化他之加行也。】這句話不容易了解,相信大家都看不懂(,相信大家都看不懂,看得懂的少數,因為這種東西若沒經過思惟,實在是不懂得它在講什么)。我現在來解釋,諸位要注意聽!“前彙專之專者也,各明一義”:(意思是說前面的“凈土三經”,前面彙集起來的“凈土三經”;“專之專者也”:他分專就是專在各明一義;“各明一義”:就是說每一部經都明,就是說都明了的各別一種意思、意義,這是什么意思呢?“前彙專之專者也,各明一義”:)意思是說“凈土三經”每一本經都講一種意義,不相同的,雖然是凈土,但是各明一義,《阿彌陀經》在講的有《阿彌陀經》的意義,《觀無量壽經》講的有《觀無量壽經》的意義,《無量壽經》講的有《無量壽經》的意義(,意思是說各明一義),各明一義。(前彙之專,“前彙專之專者也”,意思是說前面彙集了“凈土三經”,它的專就是專在各明一義。)“后益選其專者也”:“后益”,“益”就是增加。(就是后來增加被選為“凈土五經”,它的專就是專門在講什么呢?叫做后益選其專者也,)是說那么后來的人又增加兩部經典,被選為“凈土五經”的。“自行化他之加行也”:“自行”是說自己的修行;“化他”呢?就是要普度眾生,“之加行也”:就是增加修行的力量。意思就是說“凈土三經”它是各明一義,增加兩本經典,它的專就是要增加自行化他的力量(,簡單講就是這樣子)。【依圣言量,末法惟凈成就,】那么“依”照“圣言量”就是(佛菩薩所講的,按照圣人講的話,)按照諸佛菩薩所講的話。“末法惟凈成就”:末法的時候惟有凈土宗(,修凈土宗)的人才有辦法成就。(說:千人念佛千人往生,萬修萬人去,一萬個人修行,一萬個人成就,末法惟凈成就。)【又云普被三根。】又說凈土法門它的偉大之處就是普被三根,你上根的人來修凈土法門也會成就,中根的人你來念佛、來拜佛也會成就,下根的人你來念佛、來拜佛也會成就,【姑無論其探源析流,遍飲其水;】(意思是說……。)“姑”就是暫時。暫時不要討論它的來源。“析流”就是淵源,剖析它的來源叫做析流。(“遍飲其水”:這句話是跟前面連在一起講的,)說暫且不要探索它這個來源是什么東西,“遍飲其水也”:是說全都喝到,(意思是說不用這樣,不用說每個都知道它的來源,每個全都了解它的出處。“遍飲其水”)就是說深入經藏的意思,全面了解經典的意思,不要說這些。說【盱衡當時,果能貫徹三經者,寧多乎哉?】“盱衡”出于《漢書•王莽傳》(,這盱衡,把筆拿起來),“盱衡”就是舉眉揚目,這眉毛挑起來,眼睛張開(,意思就是說觀看當時的意思,眉毛挑起來,看當時的這些修行人,叫做盱衡當時。這個“盱”, “盱”的意思就是跟虛空的“虛”同音,跟虛空的“虛”是同音)。“盱衡當時”就是說舉眉揚目看一看。“果能貫徹三經者,寧多乎哉?”:“果”就是真正。就是說睜大眼睛來看,當時真的有辦法貫通三經(,三經就是《阿彌陀經》、《觀無量壽經》、《無量壽經》,寧多乎哉?就是說怎么會很多呢?寧多乎哉?就是說)怎么會很多呢?意思就是說能貫通這三本經典,這幾乎不可能(,幾乎不可能)。【僅《彌陀》一經,聞者較廣,但亦依其文,而作諷誦,鮮能達其義,如法實修。】意思是說就《彌陀經》這本經典來講。“聞者較廣”:知道的人比較多,大家都知道有這部《彌陀經》,“但亦依其文,而作諷誦”:“諷誦”就是瑯瑯地背誦,就是我們在誦經般。意思是說光是《彌陀經》這本經典,聽到的人有比較多,但是按照文章來念(,而作諷誦就是誦經的意思)。“鮮能達其義”:很少人能夠了解它的義理(,很少人能夠了解它的義理)。“如法實修”:能夠了解義理實實在在去修。“如法”就是依佛所講的法去修。【雖有《圓中鈔》及《疏鈔》等,非不浩浩淵淵,探賾索隱;第以辭藻典雅清鑠,非夫人盡能受;】這句話就很深奧了。(“雖有《圓中鈔》”:這是這本,這是《圓中鈔》是一本對《彌陀經》的解釋很圓滿。“鈔”,因為過去都是用手寫,這個鈔就是提手旁的“抄”意思是相同的,)意思就是說雖然有人作(這本《圓中鈔》,還是作一本《疏鈔》,《彌陀經疏鈔》,)《彌陀圓中鈔》、《彌陀疏鈔》等等的書。“非不浩浩淵淵,探賾索隱”:(如果不去,浩浩淵淵,)如果你沒有深入經藏,深入這個注解,(廣大的學習叫做浩浩淵淵,)多方面地去了解(,廣大地來學習)。“探賾索隱”:(這個“賾”就是幽深而難見之道理。探討幽深而難見深奧的道理叫做賾,探賾索隱,那么探就是探討,)“賾”就是幽深而難見;“索”就是引出來,“隱”就是把那個含藏的義理把它引出來(,我們說索引、索引,一個是引導的引,一個是隱藏的隱,不一樣,所以這個“索”就是把這個隱藏的東西引導出來,所以說探賾索隱)。“探賾索隱”意思是說將它深奧的義理,難見到的義理,隱藏的義理,全都把它發現出來,發現出來。“第以藻辭典雅清鑠”:(“藻辭典雅”,)“第”就是再(,再講,因為這個辭)。“藻辭典雅”:(就是優美的文辭,優美的文辭叫做辭藻典雅,)意思是說它的文詞很優美,非常地美。前面說義理很深奧,底下的意思是說文章寫得實在是太好了。(啊!這個文章寫得太好,)“清鑠”就是有力之詞(,非常有力,非常有力叫做清鑠)。“非夫人盡能受”:不是一般人所能接受的,義理又很深奧,用辭又很深奧,都是文言文,所以不能讓一般的眾生去領受、去了解。【仍如寶珠裹衣,貧子不富。】就是像一個人在口袋裝一個摩尼寶珠,但是這個乞丐他不了解說他向上自己裝一個摩尼寶珠,到處出去跟人家化緣,去跟人家乞討,到有一天人家告訴他,說:噢!你身上裝那粒就是摩尼寶珠,你口袋裝的那一粒就是最富有的人,咦!他發現之后,噢!他就無量地歡喜,他就變成富有的人,他就懂得這粒摩尼寶珠,所以這粒摩尼寶珠就是我們的佛性,比喻我們的本性,我們的本性放在我們這個身體里面,我們都沒有發現到,沒有去了解到,沒有去了解到,所以我們今天覺得很窮,那么我們覺得很窮是因為我們沒有開悟,沒發現我們的本性所以我們會覺得很窮,就像一粒摩尼寶珠放在口袋你不了解那個就是寶,我們今天學佛的人要發現的是什么呢?不是鉆石,不是金條,不是漂亮的衣服,不是好的轎車,不是洋房大樓,全都不是,是什么呢?就是我們的本性最有價值,本性最有價值,所以仍如寶珠裹衣,就是放在里面包起來,寶珠被衣服包起來我們沒有發現到,貧子不富,貧窮的人不富有,因為他沒有發現那粒摩尼寶珠。【佛法難聞,似又不一其障也!】意思是說佛法是很難聽得到。“似”就是好像。好像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障礙。佛法難聞就是佛法很不容易聽到,好像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遭遇與障礙,意思是說遭遇不同叫做不一其障也,有的人來學佛,一下子聽到師父的錄音帶,他就感悟到這個人生的痛苦,感情到佛法的偉大,一下子就來聽經聞法,對三寶很有信心,沒什么障礙,有的人還沒有聽到這個錄音帶,還沒有來親近過法師,就聽到是非了,就聽到人家在說法師的是非了,他還沒有親近,還沒有聽到錄音帶就聽到是非了,就自動障礙,所以我跟諸位講:哪一種人罪最重?斷眾生的慧命罪最重,斷眾生的慧命就是毀謗三寶,讓人對三寶沒信心,所以在座諸位!地獄不好受,(地獄不好受,)我們勸導他,拿錄音帶給他聽都來不及了,你怎么還說三寶的是非給他聽,讓他斷了來學佛的因緣呢?你斷這個眾生的慧命,你跟他說這個法師的壞話,他就不來聽經,就無法入門,所以我常常跟在家人說:不要造口業,就是這樣的意思,不管人家有修或無修,你若有修就好,(你若有修就好,)不要去管別人,這樣你會很清凈,能親近的親近,我們不能親近的默默離開地好,不要互相攻擊,互相批評不好,【蕅益大師要解出,文潤而質,言簡而精;性與相,雙彰其諦;】這蕅益大師就是作這個要解,要解,這蕅益大師作這個要解一出來,作這個《彌陀經》的要解一出來,文潤而質,這個文章啊!文章寫得……,“潤”就是滋潤,寫得很好,而質就是有內容,文章寫得很好,“潤”就是修飾,有修飾過,我們說潤文、潤文,意思是說這篇文章看過又改,改又看過,不適合的全都修改過,文潤就是有經過修飾,而質就是有內容,有內容,言簡而精,精就是切要,言詞很簡略而且很切要,精就是很切要,意思是說恰到好處,講得太好了,性與相,雙彰其諦,“性”就是我們的本性,我們的理體,“相”就是我們的事相,與我們的本性,“性”就是理,“相”就是事,就是理事圓融,(理跟事圓融,)雙彰其諦,彰就是顯的意思,顯出來,諦就是真理,雙彰其諦就是講到本性,講到本性講得很好,講到事相也講得很好,彰就是真理,就是真理的意思,【禪與凈,融而無諍。】就是說禪與凈土融合,如水乳合,禪要教我們明心見性,凈土宗也是要教我們清凈心,全都一樣,融就是混在一起,無所爭端。【求解者,豁顯其義;求行者,詳示其端。】這本書的好處就是說若有人要求這個了解的人,豁然其義,“豁然(顯)”就是當下開朗,就是豁顯其義,“豁顯”就是一下子就很明顯地了解它的義理,求得者,若想要修行的人,詳示其端,“端”就是重點,若要修行的人他就對他開示什么是最重要的,什么是最重要的,所以【十三祖】十三祖就是印光大師,【嘆為觀止,】印光大師就是一直贊嘆,一直贊嘆說這個要解實在是很了不起,【良有以也!】嘆為觀止,是說太了不起了,“良有以也”,“良由”就是有原因的,意思是說印光大師為什么這么贊嘆,為什么這么贊嘆這本要解(,這本要解),這是有原因的,(這是有原因的,)【古閩】“古閩”就是福建省(,多一個古就是說以前到今天大家都稱為“閩”,福建叫做閩南,福建又簡稱閩,所以閩就是福建省,福建省就是閩),福建省有一個【高僧】,叫做【圓瑛法師,復慮格于教相者,】就是考慮到(,考慮到),“格于教相”,格就是束縛,格格不入,因為這個教相很深所以沒有幾個人聽得懂,沒有幾個人看得懂,“復慮”就是考慮,這個圓瑛法師的考慮這個教相太深了,格格不入,不為眾生所接受,考慮到這個教相很深奧沒辦法讓一般的眾生來接受,【或猶難入,又隨文逐句,】意思就是說這樣會很難入,隨文逐句就是隨這個文章,逐句就是每一句,一句、一句解釋,逐句就是隨這個文章,一句、一句解釋,叫做隨文逐句。諸位!你們若要來聽經,一定要帶筆來,這種東西讓你聽過,你明天看都不會,你聽我們這個經一定要帶筆來,你不帶筆,你不作筆記,你明天自己看你完全看不懂,隨文逐句就是一句、一句去了解,【增以講義,】就是增加這個講義,【使解若疏,】“疏”,疏就是通的意思,通達的意思,講若鈔,鈔就是身邊的手稿就是講,要講比較方便,【講若鈔也;】疏就是我們今天所講的注解,注解的意思,使這個解就是一目了然,讓這個講的就像身邊所寫的東西,【如是,則彌陀一經,三根庶普被矣!】若像這樣子,彌陀一經,上中下根,“庶普被矣”,庶就是希望、應該,應該講這個彌陀一經,上、中、下根的人應該是很普遍來接受,【寧知尚有不然者:末世版本不競,流通典籍,亦復為一障焉!】這句什么意思呢?寧知尚有不然者,一句、一句講,“寧”就是豈不知道,“尚”就是“還”,“有不然者”就是不止如此(,不止如此),他前面的意思是說這個“解”就像疏,“講”就像鈔,那么這個《彌陀經》,它就能普遍上中下的根機,意思就是說但是不是這樣子的,寧知尚有不然者,意思是說又怎么知道還不止這樣子,有哪一些情況發生呢?末世版本不競,就是說末世的這個版本,“不競”就是不廣為流通,因為它這個流傳、流通,流通得不是說很多,流通得不好,不競就是說不是爭相來廣傳出去,大量地流通,就是末世的版本,“不競”,沒有廣為流通,所以流通典籍亦復為一障焉,所以流通這個典籍就變成一種障礙,流通得少,沒有人知道有這本注解,沒有人知道,所以這是一種障礙。

  【臺省凈學,習是經解者,乃為上海鋟(qǐn)版,序有“壬午暮春”。】臺省凈學就是臺灣省一個凈土宗的這些學子叫做凈學,我們在臺灣省這些凈土宗的學子,習是經解者,就是研究《彌陀經》解釋的人,乃為上海鋟版,序有“壬午暮春”,意思是說我們臺灣省現在在研究凈土宗的人,研究《彌陀經》注解解釋的人,是從上海來的,鋟版就是雕刻的版本,雕刻就是刻在木頭上再用一個油印,把它油印,油印,雕刻好再把它印下去,是這樣子叫做鋟版,鋟版就是雕刻的版本,是從上海來的,雕刻的版本,它的序文里面有“壬午暮春”,把筆拿起來,光緒八年,一八八二年,民國前三十年就是壬午,暮春就是指陰歷三月,春季的最后一個月叫做暮春。再講一遍:壬午就是它的序文里面,壬午就是光緒八年,一八八二年,民國前三十年,有這本版本,暮春就是三月,春季的最后一個月,春季的最后一個月叫做暮春。【疊次翻印,】就是“再”的意思,再一次地翻印,再一次地翻印。【皆依原書攝影為之,】本來這個版本是攝影去做的,【后始察知多訛;凡所翻,無不訛也。】后來才發現到很多這個……,“訛”就是錯誤,發現到上海所雕刻的這一本很多錯誤,后始察知多訛,很多錯誤,凡所翻,無不訛也,凡所有的翻譯,很多錯誤。【雖亟思而正之,惟艱于校勘之求,】雖亟就是迫切,雖然我們很迫切想要去改變修正,雖亟思而正之,雖然迫切想要去把它修正改變,惟艱于校勘之求,“惟”就是但是,但是困難的地方,艱就是困難的地方,但是它困難的地方,就是校對的人,校勘的人才,惟艱于校勘之求意思是說但是困難……,就是困難在對于要校對的這種人(人才)的要求很難,很嚴格,非常地困難,【罔須勝其事,細其心,且當恒其德也。】固就是必須要,固須就是必須要,必須要勝其事,勝就是負擔得起,固須勝其事就是必須要負擔得起這種的事情,細其心,且當恒其德也,意思是說要校對的人的這種人才,必須要負擔得起這個大責任,細其心就是他的心要很微細,哪個地方講對,講不對,他都知道,而且當恒其德,而且要……,恒就是永遠,永遠這樣子,又要有德行,就是說他能夠負擔得起這種事情,他的心又很微細,而且又很有德行,永遠都是這樣子。【辛亥夏,】辛亥,民國六十年,民國六十年的時候,【古粵許寬成教授,慨而任之;】古粵就是廣東省,人家所說的廣東省,廣東省有一個許寬成教授,慨而任之,“慨”就是很高興,一口答應,一口答應,【復得鄭勝陽居士之助,】又得到臺中的鄭勝陽居士的幫忙,【遂鑄鉛易型,自成新版;】因此就改變用鉛,鉛就是我們所說的以前的印刷一塊、一塊打版,就像現在打字的,以前是一支、一支排著,排著,鉛版,因此就用鉛版,鉛,鉛,用這個鉛,鉛的版去做,改變它的形貌,自成新版,【并擬遍搜舊刊而封之,】并且,并且,擬就是擬定準備的意思,準備要普遍收集以前舊的版本,封之就是除掉,以前有很多錯誤,很多錯誤,一定要把它除掉,并擬就是準備,要好好地來收集這個舊的刊物,封之就是把它封起來,不要讓它流通,【不使重出于世。】為什么呢?因為錯誤太多,不可以讓它重新出來外面,因為這個錯誤太多,【嗟夫!無圓公講義,要解不彰;無要解,阿彌陀經之秘不顯;】意思就是說沒有圓瑛法師的講義,雖然蕅益大量的要解很好,但是不能明顯顯示出來,叫做要解不彰,若沒有圓瑛法師的講義這個要解就不彰,不彰就是……,不彰的意思就是不明顯,顯示不出來,若沒有要解,《阿彌陀經》的……,“秘”就是深奧的這個道理,沒有顯示出來,沒有顯示出來,沒有圓瑛法師的講義要解就顯現不出來,若沒有這個要解……,《阿彌陀經》說秘密的道理顯示不出來,【無《阿彌陀經》,】凈土法門就不能普被三根,【凈土之普不被;】“普”就是不能普遍,【無凈土,無量佛法不能濟其窮矣。】濟其窮就是眾生的意思,無量佛法不能幫助這些眾生了生脫死,這簡單講就是這個圓瑛法師的講義,若沒有要解就顯不出來,沒有要解《阿彌陀經》的意義顯不出來,沒有《阿彌陀經》凈土法門就不能普遍幫助眾生,若沒有凈土法門,眾生就不能得救,簡單講意思就是這樣。【稔(rěn:醞釀成熟)其事重大也如此,】稔,把筆拿起來,就是兩大的事情也不會比這個事情更大,叫做稔其事重大也如此,就是說再重要的事情都沒有比這種事更重大,也不過如此,【又安可再容魯魚亥豕,】那么怎么可以再容忍……,魯魚亥豕就是文字因為形近而傳學錯誤,這句話意思就是說魯魚亥豕,底下辛亥的亥,豕就是豬,一般人講是shǐ,那么魯魚亥豕的意思就是說是一個典故,如果我們查這個《康熙字典》,意思就是說以訛傳訛的意思,簡單講這句話意思就是說以訛傳訛,錯誤再傳下去還是錯誤,這是一個名詞,又怎么可以再容一錯再錯呢?魯魚亥豕就是錯誤再傳下去,再傳下去,又不對,【混淆于人心耶?】這樣來混淆我們眾生的心,不可以,【閑嘗省其咎由,其辭至無可遁,其事至無可委者:何以未先磚本于上海,后不肇末于臺灣,任其悠久流訛,垂三十年也?】這一句很難、很難,很難、很難,這保證看不懂的,我這句話跟足足想七個多鐘頭,這句話,閑嘗省其咎由,我私下常常這樣想,想經典這樣印,不對又再傳下去,不對又再傳下去,是因為什么呢?因為什么呢?其辭至無可遁,其事至無可委,底下又問,為什么,叫做何以,為什么未先磚本于上海,后不肇末于臺灣,把筆拿起來,磚本,畫起來,肇末,畫起來,這是一個名詞,磚本肇末是一個名詞,磚本肇末就是說,應該先就平等其本,后正其末,簡單講就是這樣,所以這句話實在講,磚本跟肇末它是一個名詞,他現在把它分開來了,你看,看不懂,以未先磚本于上海,磚本就是說先等其本,就是說它這個版本是這么好的東西,你為什么不從上海來改變呢?后不肇末于臺灣,又不糾正后來的臺灣的這些眾生,或者是這個書籍,意思是說應該,為什么不先從上海的版本改變,后來又不……在臺灣……,流通到臺灣來的這個版本又把它改變,任其悠久流訛,垂三十年也,任其一直流傳一直錯誤,一直流傳一直錯誤,垂三十年,就是近三十年,接近三十年,何以就是為什么,意思是說很感慨的意思,這明明不對,為什么在上海沒有先把它改變,為什么到臺灣又沒改變,讓它一直流傳,流傳三十年,【不知而翻,是其疏;知而仍之,是其慢。】不知道,你來翻譯,這就是疏忽的意思,是其疏就是疏忽,沒注意到,知而仍之,是其慢,明明知道這本翻譯不對,你又印它,這樣就是我慢,要糾正,你沒有糾正,錯了又繼續讓它錯,這樣不行,【信奉弘護云乎哉?】信奉的人,弘法的人要如何去說、去傳法呢?信仰凈土法門的人,弘揚凈土法門的人,他到底要如何去講,要如何去傳呢?全都不對。

  【今之刊也,在正其訛;訛正而后流通,冀少補既往之愆(qiān:過失)也。】這個時候我們若刊出,刊物把它刊出來,在正其訛就是要糾正這個錯誤,訛正而后流通,這錯誤若改正之后把它流通出來,冀少補既往之愆也,希望多多少少可以彌補過去的錯誤,愆就是錯誤的意思,這個跟一千、二千的千同音,冀就是希望,希望多多少少能夠彌補過去的錯誤,【若因之】這樣有改變之后,【忽者不忽,】忽略的人他不忽略,【弗信者信,】不信仰佛教,不信仰凈土的人,這樣來相信,【是又今刊之所切愿者矣。】這就是我們今天所刊出來這本經典最重要的注解,最重要的愿力,最切愿就是最重要的愿力。

  中華民國六十年辛亥仲秋稷門李炳南謹識

  “中華民國六十年辛亥仲秋”仲秋就是陰歷八月,“稷門”就是山東人,山東人,稷門就是山東,“李炳南謹識”謹識就是他寫的,這位李炳南老居士,這篇文章就是李炳南老居士寫的,可見他的學問有多么淵博。

  那么李炳南老居士他從大陸來到臺灣,一開始也是在小屋中講經,三、五個,十個,慢慢、慢慢地發心蓋這個慈光圖書館,這個臺中蓮社,這位老人家是非常的了不起,教內外的大德、在家居士,每一個人都很贊嘆、很尊重,這位李炳南老居士他是戒律持得很嚴格,若就他本身的德行、學問、修行,可以說在居士方面是第一名的,第一名的,那么我們出家人也是非常地贊嘆,非常地贊嘆,這位李炳南老居士無論他的戒律,無論他的修持,無論他的學問,他的愿力,就是值得我們欽佩,值得我們欽佩,我相信他今天因為是在家,他今天若剃度,我想應該是一代祖師,一代祖師,聽人家說他的生活對自己有多么了不起,比如說他的房間,一間房間小小的,那么他的書擺放好,擺放好,那么放哪里,他的東西就是整理得很整齊,很整齊,一張小床,過著那種安貧樂道的日子,若電燈熄燈時,他手伸出去他就知道這本是什么書,這本是什么書,房間里面若沒有電燈,手伸出去抽出來,他就知道那本是什么書,意思就是說他的生活,生活得包括他的書,他都整理得一絲不茍,對他自己的行為他的生活,他以身作則讓人家看,所以講這樣就很慚愧,出家人不一定做得到像在家人這么了不起,所以我們是贊嘆,非常、非常地贊嘆,李炳南老居士,是不是?

  我在讀逢甲大學的時候,那么在臺中他都有辦這個寒假、暑假的研讀班,研讀班,那么我總共在那邊讀七、八屆,讀七、八屆,他在講《華嚴經》的時候,我雖然聽不懂,也很喜歡去聽,只要我沒有課,沒有考試的時候,盡量去聽他的《華嚴經》,若聽不懂,有時候這句話今天聽一下,經過一年,咦!這一年前李炳南老居士就有講過了,就悟到這一句,所以有時候聽經,第一次聽他會迷迷糊糊,會迷迷糊糊聽不懂,但是再經過一段時間的時候他就會去悟到,所以聽經有這個種子,有這個清凈的種子,總是很好。無論我們會成道,不會成道,先結這個善緣,先結這個善緣。

  圓瑛法匯序

  那么這句是(圓瑛……。這個序是圓瑛法師所寫的,圓瑛法彙序,現在)是在贊嘆圓瑛法師的這本經典,他這本經典的好處,的了不起,是在贊嘆圓瑛法師,這是一位林居士寫的,寫贊嘆圓瑛法師的這篇文章。

  【閩中山川磅礴。靈氣所鍾。高僧輩出。黃檗心要。百丈清規。古德流風。至今猶有存者。】閩中就是福建省境內,福建省的境內,山川磅礡,這個山、川,磅礡就是水勢澎湃,水勢很大,意思是說很好的地理,我們所說的地靈,地靈才有人杰,意思是說很好地地理,磅礡就是充沛的樣子,水很充沛,山川磅礡,靈氣所鐘,靈氣就是地靈,地靈這個氣,所鐘就是聚集,集合起來。高僧輩出,出了很多高僧。底下就比喻一些例子,比如黃蘗禪師,把筆拿起來,這黃蘗是一個禪師,是開悟的圣者,這是一位開悟的圣者,他講這個心要,就是怎樣會開悟,黃蘗禪師,就是他講這個心要。百丈清規,這百丈禪師訂這個叢林的規矩,清規。古德流風,一位古時候大德,流風就是這個道一直流傳下來,一起流傳。至今猶有存者,起到今天還有存在福建省里面,福建省里面。【圓瑛法師。籍隸古田。】圓瑛法師是哪里的人呢?我們說我們這個籍貫,籍隸古田,古田是一個地方,一個地方,一個地方名,他是屬于這個古田這個地方。【蚤歲脫俗。】這個“蚤”跟我們早、晚的早是一樣的意思,蚤歲脫俗,意思是說很早就出家了,不是像我這么晚,我二十七歲才出家,今年三十七,出家十年,那么人家是很早就出家了叫做蚤歲脫俗,脫俗就是脫離俗緣來出家的意思。【真參實學。】他是確確實實在參學,確確實實在學道。【孜孜弗懈。】孜孜弗懈就是很勤勞學習,很勤勞參學,沒有懈怠。【卒能成就其德業。】所以最后他能成就,一切的道業,【光明俊偉。】很光明、很偉大。【與先哲同揆。】先哲就是以前的圣賢,跟以前的賢人,“同揆(kuí:道理,準則)”就是同一個道理,意思就是說古時候人怎么講,他就是怎樣道理,這揆就是同一個道理,他所講的跟古時候圣人所講的道理是同樣的意思,同樣那么行的意思,與先哲同揆,哲就是圣賢,揆就是道理。【鄉人士皈依座下者。如水趨壑。】他的同故鄉,同鄉的人,來皈依的人,皈依座下的人,如水趨壑就是像水流入深谷內,像水流入深谷內,【比歲卓錫浙東。先后住持七塔天童二寺。法雨覃敷。】覃就是大,敷就是施,布施的意思,他就大大的布施這個法出去,大大的布施這個法出去叫做法雨大施。覃敷就是大施,大大的布施。【三根普被。】上根、中根、下根的人全都被他蔽蔭到。【余今夏曾詣天童。】我今年的夏天曾經參訪天童寺,【參承道席。】就是親臨請他開示,參承道席就是親臨請他開示。【是時方演講楞嚴。】那個時候,那個時候他正在講《楞嚴經》。【緇素翕集。】緇就是穿黑衣服,我們今天穿這個黑衣服,出家人的意思,素就是白色,就是在家人,緇素就是穿黑衣服的出家人(,穿黑衣服的出家人),跟穿白衣的在家人,緇素簡單講就是僧俗(,僧跟俗)。翕(xī:聚集)集就是集合。【法師闡明義趣。機辯縱橫。】說這個法師,他闡揚……,這個義趣就更《楞嚴經》的義理,闡明就是說明它里面的義理,最重要的地方。機辯縱橫,機辯縱橫就是說他的反應很快,辯才無礙,縱橫就是所向無敵,你走到哪里都是無對手。【聽者無不悅服。】聽者無不悅服,每一個在聽講經的沒有一個不心悅誠服的。為什么圓瑛法師的辯才無礙,很簡單,上輩子持清凈戒,上輩子持清凈的口業戒,這張嘴持得很清凈,所以都贊嘆眾生,他不曾誹謗眾生,不曾嫌棄眾生,不曾打聽眾生的各種來說是非,他不曾這樣,到他哪里,靜悄悄,所以他這輩子,圓瑛法師他的口才辯才無礙,除了他有宿世的慧根以外,他就是上輩子沒造口業,若上輩子他有造口業,要當一個法師他的智慧跟辯才無礙,還得音質要好,他講經的聲音聽起來很舒服,有的人他是飽學之士,但是他講話會沙啞:現在要講這個《彌陀經》(法師學子嗓有病人說話的聲音)。聽完了,那天就生病了,不騙你,聲音沙啞(眾鼓掌),所以說人家有這種天份,人家有這種修持,不是沒有原因的。為什么?持戒清凈,所以要以持戒為學佛之要,持戒是我們學佛最重要的。【又以持戒為學佛之要。每反復誥誡而不已。】他每次都重復再重復。啊!持戒是很重要,持戒是很重要。【信乎宗說兼通。】信乎就是幾乎,這個信不是相信的意思,這個信不是相信的意思。信乎意思就是說幾乎,差不多,宗就是禪宗,說就是顯教,無論禪宗的心法還是顯教的說法全都通達,說就是解門,宗就是心法,信乎宗說兼通,【行解相應。】簡單講就是說差不多,幾乎,他的禪的這個心要,他的教義教理的通達,他是行解相應,不但他會做,還會解,對這個佛法還會了解,了解還會去做,做還會了解,相應的意思。【足為學者之模楷也。】是我們要學的人的楷模。就是他的模范,他的模范。好!今天解釋到這里。南無阿彌陀佛(念佛)

  【今上海佛學書局。以法師平生撰著。匯刻行世。征序于余。】昨天講到福建省圓瑛法師,那個地方出了很多的高僧大德,這是說這個本書在印行之前,上海的佛學書局,以法師這輩子的著作,著作,彙刻行世,就把它集合起來印行,征序于余就是說要求我來為他寫一篇序文,一篇文章還沒有開始叫做序文,征序于余,就是說征求我來寫這個序文。【夫我佛設教。法門雖廣。無非使人解粘脫縛。】因為我本人沒讀過漢文,從小都讀國語,又很少在看黃俊雄的布袋戲,所以這漢文就讀不來,這點對大家很抱歉,我就不能像會寬法師那樣那么會講臺語,會寬法師在講臺語講得很順,妙廣法師,我沒辦法,我從小就是一直讀書、讀書,讀二十幾年,全都讀國語的,有一次我也想去學臺語的,老居士教我,臺語是八音,很難讀,讀這個怎么讀得來,讀二十幾年的中文,讀這個破音字讀不來,我說:沒辦法。這沒辦法,所以很抱歉,對大家很抱歉,不能讀這個漢文給大家聽,夫我佛高教,法門雖廣,我們這個佛門設這個教,法門雖然很廣大,無非是要讓人解黏,就是這個煩惱常常在向上,黏住的意思,業障如影隨形,比如說我們壞脾氣,一點小事就發脾氣,一點小事就攻擊別人,痛苦、煩惱就常常黏在心里,這個要解開,解破,事實上這是很簡單的事,但是大家看得很難。脫縛,我們這個心就是被這個境界綁住,被煩惱綁住,研究這個佛法,要來信佛,不是要來拜平安的,是在拜解脫的,在拜解脫的,所以這個柏拉圖說:一切現象皆是我們的牢獄,一切現象皆是我們的牢獄,說我們這世間一切的現象就是把我們綁得死死的,像監獄般把我們關著,縛就是綁住,綁住,那么我們今天要修行一定要從心下手。底下說【明心見性而已。】看到我們本來的面目來見到我們的本性,這是最重要的。【學道之士。真積力久。】學道的人,真就是本性,我們這個本性一直顯化出來,一直顯化出來,一直顯化出來,真積力久,真就是我們的本性,我們回光返照,回光返照,這個久了力量就跑出來了,力量就跑出來,以前我……,幾年前聽到人家在誹謗我們佛教,心里很難過,一直想跟他辯論,到了今天不同了,沒感覺了,因為我們成佛做菩薩的階段,一定要有逆境才有可能成就,這個逆境就是一種力量,逆境就是一種力量,今天人家為什么對我們這樣呢?我們自我檢討,我們若有過錯我們懺悔,我們若是沒有過錯,他講什么都沒有關系,所以這個逆境一直來、一直來、一直來,我們今天凡夫就是說這個誹謗、批評都來,沒有的事他也講,現在一直想要阻擋他,現在內心就產生一股力量,逆境來一直要阻擋,就產生一種矛盾的心理狀態,他會很痛苦,要召開記者會,打官司,要來說明,全世界都一樣,即使你是律師也一樣,博士也一樣,都想保護自己,宗教家在處理事情就不一樣,大修行人在處理事情就不一樣,隨便你講,我若問心無愧,隨便你講,我不解釋,也不用記者招待會,也不用辯論,你講什么反正你高興就好,你講這樣,你的良心自己知道你講這樣對或不對,我今天根本就不用跟你解釋,你講我是你比我還痛苦,你講的都是子虛烏有的事你怎么會比我還快樂,子虛烏有的事你怎么會比較快樂,眾生有無量的恨,但是我們佛法有無量的慈悲,恨一定贏不了慈悲的,你記得這句話,仁者無敵嘛!你一直恨別人,講的都是不實在的事,你那個恨你還沒有打倒別人你就先倒了,整天就恨別人,想要怎樣,要招兵買馬,要攻擊,要誹謗人家,要全臺灣省的人都對這個法師反感,人家還沒有對這個法師反感你就先倒了,你就寢食難安了,難道不是這樣?所以我跟諸位講(眾鼓掌):整天想要害人的人,要講人家壞話的人,他絕對活得很痛苦,別說往生極樂世界,平時他就很痛苦,折磨自己嘛!對生命不認識的人,生命對他是一種懲罰,對生命不了解的人,生命就是一種處罰,我們對生命不了解,生命就是一種懲罰,因為你根本不覺悟,整天都在跟人家過意不去,整天都跟這個不和,跟這個人不和,跟那個斗,這樣眾生哪有什么?我們原諒別人,不跟別人計較,放下,三餐吃得飽,好好修我們的行,做我們的工作,所以說明心見性,我們若要學道的人這個悟性要提起來,悟性若不提起來,你整天光是擋這些是非你就受不了,愈高位是非就愈多,你不修行便罷,你若愈修行魔就愈多,真的,所以真積力久,【有悟于第一義諦。】我們這個悟性若出來力量就強,有悟到這個第一義諦,第一義諦,第一義諦就是說不可思議的境界,無諍的境界,無量的慈悲心的境界,絕對的境界,中道的境界,第一義諦就是中道的思想,過與不及,統統不對,第一義諦就是無所著的思想,第一義諦就是絕對的忍辱思想,第一義諦就是柔軟心的思想,第一義諦就是永遠是保持這么清凈的內在,這第一義諦永遠就是保持這么清凈的心,不曾動過一個念頭要去害人,不曾動過一個念頭要去講人家的壞話,不曾動過一個念頭去搬弄別人的是非,不曾動過一個念頭去瞧不起這個、瞧不起那個,不曾這樣,這就是佛法,【靈光獨耀。】靈光,這個靈光不是世間人所講的起乩,靈光就是佛光的意思,佛光的意思,意思是說我們內心若是有平等心就產生智慧,有智慧他就無量光明的意思。獨耀就是別人沒有,我們就產生,所以修行不只是念佛而已,開悟很需要,修行不只是念佛而已,開悟很需要,靈光獨耀,【迥脫根塵。】你不要念回脫根塵,會笑死人的,迥脫根塵就是擺脫六根跟六塵的束縛,要是這四個字你能去參、去悟,那不得了,什么叫做迥脫根塵呢?擺脫,解脫這六根跟六塵所產生的痛苦跟煩惱,簡單講一句話,六根就是什么?眼睛,還沒有學佛以前看大家全都不順,學佛之后,記得!看大家都很順,要看大家都很順,看這個也很順,看這個也很順,這樣我們的心二十四小時就不會動搖,我們今天為什么會痛苦,就是看每件事都不順,看每件事都不順,這樣就是自己自我痛苦,處罰自己,處罰自己,我恨你,人家還沒倒你就先倒了,恨到心揪成一團,打針也沒有用,人家又不理你,問他:我在恨你你知道嗎?不知道。噢!我恨你多久了你還不知道,可惡。眾生,若是我,我不會去恨人家,恨他是我們比較痛苦,他不會比較痛苦,嫉妒他,我們比較痛苦,他不會比較痛苦,富裕人家,嫉妒富裕人家,若富裕的人一直富裕,我們是窮得要死,我們再怎么嫉妒還是這么窮,所以說嫉妒別人本來已經輸一層,娘娘別人輸二層,你已經輸人家的錢財、才能,你還嫉妒別人,輸二項,輸人家的修養跟錢財,所以安貧樂道,六根就是這樣,控制這個六根就是這樣,看每件事都看得很順,耳朵是聽的,每件都聽得很順,接受人家的建議,接受人家種種的忤逆,接受種種誹謗、攻擊,都沒有感覺,圣人就是這樣,禪師就是這樣,這若真正開悟的祖師大德,你就是全臺灣省每家報社都攻擊他,他還是一樣,沒感覺,寫的人要負因果倒是真的,被人家誹謗的不用,因為他很解脫地過日子,所以迥脫根塵,簡單講就是擺脫六根跟六塵的錯誤的錯覺、束縛,因為我們就是錯覺、錯誤,所以今天會痛苦,擺脫不了。【雖不立文字。可也。】意思是說明心見性的人悟到第一義諦中道思想,他六根、六塵都超越,所以他不立文字,就是說心,論你這一顆心。【其或明宗弘教。發為文辭。等身著作。】“其或”就是有的人。有的人是明心見性,悟到我們這個本性他不用文字,底下這段說有的人是弘揚佛教,“明宗弘教”:“宗”就是講心地的法門,八大宗派,弘教就是顯教,說法,發為文辭,用這個文章,用這個語言,等身著作,發為文辭就是寫出來,【亦可也。何以故。】為什么呢?【此心既空。則文字與實相。不相違異。】這個心很空,空到無一切法,這個文字跟實相不相違背,文字是寫在書上,寫在紙上,實相就是我們所講的中道,我們所講的第一義諦,我們所講的解脫,我們所講的無所住,我們所講的超越虛空,我們所講的心,《金剛經》所講的佛說眾生即非眾生,是名眾生,這實相就是說無相無不相,實相就是說念而無念,無念而念,實相就是不可思、不可議,實相就是絕對的心理狀態,實相,我們所謂的禪,所謂的禪就是實相,所以文字跟實相,不相違背,為什么呢?文字你若觀照,當下就是實相,實相是本體的東西,文字是外相的東西,簡單講就哲學來講philosophy([fi’lɔsəfi]:哲學。法師用英語說),文字就是現象界,實相就是本體界,照哲學來講,實相不是本體界,本體界,哲學界對本體根本不是悟,那是初衷地揣測跟推論,但是藉著哲學的名詞只能說文字,這是現象界,實相就是本體界。“不相違異”,不互相違背。【故法師愿力宏毅。】意思是說圓瑛法師的愿力很大。【所至修廢舉墜。】所到之處他就……,修廢,寺廟壞了修補一下,沒有齋堂,沒有講堂,或是沒有大殿修補一下。“舉墜”就是以前衰微的事物,要把它振興起來,所至修廢舉墜,就是說圓瑛法師到每一間道場就把這個廟再建起來,建立這個講堂、大殿,整理藏經種種。【巨細靡遺。】巨就是大小不遺漏,意思是說大件、小件,“巨”就是大,大件、小件都沒有漏掉。靡遺,不遺漏,沒有漏掉,這圓瑛法師大小事情都沒有漏掉。【至于挺身衛道。處事變艱危之會。不怵不撓。尤為難能可貴。】關于挺身衛道意思是說為了佛教舍身命,為了佛教舍身命,那么因為我們為了佛教舍身命,所以佛教慧命能夠繼續傳下去,夠繼續傳下去,要跟諸位講很虔誠的話,外道一定無法破壞佛門,只有佛門會破壞我們的佛門,佛門在破壞佛門才是厲害,山頭主義太重,門戶之見太重,利害關系沖突,道場對道場會拉信徒,法師對法師互相攻擊、誹謗,這都不是修行人,“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”,大家都是佛的弟子,有修,沒修也全都是佛的弟子,有修行的人就是佛的好孩子,沒有修行的人就是佛壞孩子,好孩子,壞孩子都是佛的孩子,佛祖也是很疼他,奈何說這個是壞孩子就拿刀要讓他死,要把他斬死,沒有這樣,佛門就是都這樣,自命清高,認為我就是持戒清凈,別人都沒有修行,我持午,我日中一食,我很有修行,別人全都不好,只有我這個師父好,只有我這個宗教好,只有我這個派門好,這就犯菩薩戒,自贊毀他,自己贊嘆自己,誹謗別人,別人修行都不對,只有我們的修行對,不要這樣,不要這樣,所以佛門會互相攻擊,就是因為我們的悟性沒有提起來,我們今天若悟性有提起來,全都平等嘛!人家他發一個大心要弘法,我們來支持,人家他發一個大心要做水陸,我們要支持,人家他發一個大小要打佛七,我們也要支持人家,我們為什么不贊嘆呢?為什么要互相攻擊呢?這樣不好,這樣不好,所以至于挺身衛道,說真的要擺平佛門的是非那才是能人,這外道要破壞我們佛門,不可能,很困難,只有佛門要破壞我們佛門才有可能,穿同一件衣服在斗地才夠力,若穿不同衣服在斗,沒什么力量,你袈裟一件,我也是一件,你這件又不比我的大件,所以說我們出家人,或是在家要擁護三寶,出家人僧贊僧,有是非,馬上擺平,叢林無爭就是福,叢林若無爭,這就是叢林的福。“處事變艱危之會”:就是說這個圓瑛法師無論怎樣變,無論怎樣困難,無論怎樣危險,之會就是之際,“不怵不撓”(,把筆拿起來):“怵”就是恐懼。不恐懼。不撓就是不屈服,所以一個出家人他不但弘法,而且還是精神偉大,不怕死,尤為難能可貴,難能可貴。【惟其真理既徹。】惟其真理既徹就是因為……,“惟”就是“就是因為”,就是因為真理就是我們的本性,既徹就是悟到,所以悟到之后開大智慧,【應物無方。】應物無方就是孔子講的君子不器,君子不器就是器具的器,器皿的器,君子不器是什么意思呢?比如說這個茶杯,這個茶杯只可以裝茶而已,茶杯裝茶做什么?讓我們喝茶,它就不能當引磬來用,這引磬要做什么?引磬只能響,不能當茶杯,君子不器就是不只是做一種用途,不器就是……,君子不是只有一種用途而已,每一種他都很厲害。應物無方的意思是說既然他開悟,他有大智慧,什么境界來,他就是這么冷靜,這么有智慧,應物無方就是待人接物一切圓滿,無方就是絕對的圓滿,無方就是沒有一定的方向,意思是這樣,但是他的意思是很圓滿的意思,很圓滿的意思,沒有漏洞,應物無方就是待人接物圓滿,圓滿。【雖熾然有為。而不著有為之相。】雖然置身在火焰世俗當中,但是……,有為就是世俗當中,熾然就是像火在燒一般,有為法就是我們所講的世俗中,而不著有為之相是什么意思叫呢?意思是說雖然在眾生當中打滾,意思是說出淤泥而不染,不著有為之相,若能領會佛法就是那兩個字而已,不著,不著就是無所住,你若用佛法來講,佛祖四十九年才講一個字而已,講:空;若講兩個字就是“不著”;講三個字就是“無所住”,無所住,無所著;講四個字就是“一切法空”,沒有一切法,起心動念若動到一個法是真實的,就是意識的產生,所以哲學家,這個思想家他就不能解脫,他不知道思想是一種錯誤的執著,哲學家他錯誤就是錯誤在他這個悟性不出來,他用這個意識在做他主觀的推論,所以他當下推論的東西是一種標準性的東西,他沒有破一切相,沒有破一切的煩惱,所以他就用意識去揣測,所以哲學不究竟,哲學不究竟,科學不究竟,只有佛法,為什么呢?他的我執都沒有破,我執都沒有破,所講出來的都是意識的產物,哲學家也知道這色身是假的,哲學家也都知道這色身是假的,但是色身假的是用觀照,是用意識,但是他沒有悟到本性他沒有辦法解脫,沒有辦法脫離時間、空間的束縛,他動一個念頭時間、究竟就束縛住,動一個念頭時空就束縛著。哲學家說:宇宙的銀河系外面是怎么樣,是open,是無止境的開放的宇宙。哲學家又說:不對、不對,凡是事情都有盡端,所以這宇宙是對封閉的,close,封閉型的,佛就不是這樣講了,佛就說你的心若放大,宇宙就大,你的心若縮小,宇宙就小。唉!佛實在厲害,講來講去就是佛最厲害,他一句話就一針見血告訴你,虛空沒有真實的東西,唯心所造,太厲害,一句話就知道(太厲害),所以說度量若放得很大,當作死人,活死人,活著當作死人,眼睛不看有的沒有的,耳朵不要聽是非,嘴巴也不要……,像死人不要講是非,活死人能成道,雖然活著當作死了一樣,不見是非,不看是非,不傳是非,不講人家的過錯,認真修行保持清凈心,每個都成就,哪一個不會成就,我們今天不會成就就是為什么?我們今天不會成就是為什么?六根六塵害死我們,整天就是在注意別人,他不曾注意自己怎么會成就呢!所以說惟其真理既徹,應物無方,雖熾然有為,而不著有為之相。底下說:【故觀法師之文。即事即理。圓融無礙。】所以我們這個時候看法師的文章,事就是理,理就是事,講到事相我們就知道它的本體,講到本體,理體的東西,我們就了解這個事相,就是事理圓融,不偏事,也不偏理,理事是圓融,圓融就無礙。【而佛法之體用彰明。】這樣就顯出來,體就是我們的本性,用就是我們日常生活身、口、意所產生的東西。有一位禪師在掘土(,在掘土,在掘土),一個人從很遠,好幾千公里來的,要請教他佛法,他正在掘這個稻田,掘、掘、掘……,這個徒弟來就對他下跪頂禮,稻田照樣跪下去,地上都是骯臟的東西照樣跪下去向師父頂禮,要求法,跪下去,他說:請問禪師,什么是佛法?禪師說,說什么你知道嗎?猜猜看!什么是佛法?禪師說:本性就是佛法。這個徒弟又問,問第二句,本性是什么?他那支鋤頭,鋤頭再繼續掘,都沒有講話,本性是什么?在作用,在作用,這樣聽得懂嗎?(眾鼓掌)意思就是本性在我們的心中,二十四小時它都在作用,是你不注意,你根本沒有悟到,你不知道本性在作用,本性在作用就是清凈心,就是本性在作用,慈悲心就是本性在作用,無所著就是本性在作用,大智慧就是本性在作用,所以他繼續掘就是無所著,就是工作照這樣子做,無所著,這就是佛法。(眾鼓掌)這個徒弟當下開悟,開悟,人家這樣掘,講兩句就開悟,我們搞這么久都沒開悟,沒開悟,而佛法體用彰明,體跟用全都表現出來,在生活當中。【具可于言外得之。】都可以在他的文章外,就是他的涵義,言外就是他的文章的涵義可以得到,言外就是他的文章的涵義可以得到,意思是說文章寫得很好,他都含有這個修行,體、相、用這個諸法三分里面,全都包括在里面。

  【嗚呼!魔說害教。魚目混珠。】魔說害教,魚目混珠,這個字“珍”不對,把它畫叉,這珍不對,就是珠,要改一下,這個字要改,魚目混珠,他打字打錯了,打成“珍”。這個魔說是傷害我們佛教,魚目混珠就是魚的眼睛混濁,看不清楚,看起來又像佛教,看起來又不像佛教。【大法之陵夷甚矣。】陵夷就是擺平,陵就是大丘山,夷就是平,這個佛法就像高山那么偉大,但是已經被人家鏟平了,被搞亂掉了,看起來都是吃素的,大家也都在講經,大家都在講經,但是說的是不是正法,那就不知道了,電臺也在講經,在家也在講經,法師也在講經,一貫道也有在講經,回教也在講經,基督教也都在講經,反正現在也分不清楚了,大法這陵夷甚矣意思就是說……,大法就是佛法,我們這個佛法已經被人家侵損,被人家擺平了,擺平了,【有如法師言句。引經據論。涵義深廣。而歸于平實。】好像法師的語言,底下一句、一句,引出這個經典的根據,涵義很深,很廣大,而歸于平實,平實就是日常生活都悟到得到的東西。【是能燦真燈放既昏。續慧命于將墜者。】就是能夠燦,發揚光大,真燈就是佛燈,既昏就是眾生,眾生迷迷糊糊,這個佛的燈就顯示出來,真燈就是大智慧,能夠燦,燦就是無量的光明,真燈就是佛燈,就是大智慧的意思,一個大智慧開眾生的智慧,破除眾生的昏迷叫做燦真燈于既昏,續慧命于將墜者,續這個慧命于將墜者,要掉下去的人,聽經聞法再把他拉起來。【余安得不為之往復贊嘆也哉。】我怎么會不為他再一次,往復就是再一次,重復,重復,再一次,贊嘆也哉,也哉,也乎。

  【閩侯林翔敬撰】

  撰就是著述,我們講林居士不對,在這里糾正一下,要講侯居士,福建省有一個侯林翔居士,敬撰就是他寫的。

  (后一日,慧律法師)我們糾正一下:那么閩侯是一個福建省的縣,我看到這一句的時候也考慮了很久,但是因為字典沒得查,字典沒得查,《康熙字典》也沒有,所以這個就是說福建省里面有一個閩侯縣,有一位林翔居士,敬撰,撰就是著述的意思,所以在這里跟諸位修正一下。因為這個是沒有標點符號,所以有時候我們會認為閩就是福建,侯林翔變成姓侯,名叫做林翔,但事實上去查起來不是這樣,是閩侯縣有一位林翔居士寫的。好!我們已經糾正完了。

  彌陀要解講義序

  【法門無量。統如來隨機而說。衆生既各入門。終令圓入佛道者也。夫彌陀經。乃釋尊普被三根。群攝利鈍之法。故佛于方等中。不俟請而矢口告舍利弗。】讀一下漢文。“法門無量”就是說佛法有很多法門,無量無邊的法門。“統”,把筆拿起來,都是的意思。全都是如來應機而說,隨眾生的根機而說,眾生既各入這個門,入門了。“終令圓入佛道者也”:慢慢、慢慢進入這個佛道到圓滿這個佛道,意思是說引進來是一回事,進來之后再繼續進修,所以我常常說,說:無論法師,無論在家菩薩,聽得懂,聽不懂都不管,今天來兩個鐘頭,聽一句也沒有關系,也會開智慧,聽一句也好,何況說每次來,慢慢入佛道之后就把他圓滿這個佛道。“夫《彌陀經》,現在在講這個……,夫是虛字用法,哇!這個《彌陀經》是世尊,釋迦牟尼佛為了要普被三根,普被三根就是照顧、保佑,普遍在保佑這個三根解脫,加持,保佑就是加持,三根就是上根、中根、下根,上根器的人一聽到,開悟,中根器的人聽到之后會用功能夠了生死,下根器的人就是經過種種的逆境,告訴他結婚不快樂,他就不相信,就結看看,下根就要遇到他才會覺悟,告訴他:你不要做會首。他就不相信,會首做下去,會錢被倒三、四個,一個三十幾萬,三個剛好幾百萬,在那里苦惱無量,苦惱無量,《往生咒》若念下去就想到幾百萬被人家倒了,所以我們人一定要經過結婚波折,被太太煩惱到,還是被先生煩惱到,還是被眾生,被孩子煩惱到,金錢煩惱到,左鄰右舍煩惱到,開始就想要來精進,要來聽經了,要來聽經了。有一個老菩薩(,有一個老菩薩),第一次我遇到她的時候,我告訴她:老菩薩!你要來念佛。嗯!世間很快樂。我說:怎么說?我兒子當醫生,我媳婦學歷也很高,也很孝順,很孝順,我這個孫子也每個讀書都很行,是不是這樣?這就是眾生最享受,最快樂的。聽不入耳。經過三年之后,老菩薩又再來,說:老菩薩!你不是覺得世間很快樂,不用聽經,不用念佛。師父講得對,世間痛苦,世間痛苦,我兒子……。一講就哭泣。上個月發生車禍,我的媳婦待不住,跑回娘家,開始現在變成孤單老人。這個眾生都不了解,所有的金錢、財物、名利都是暫時的,所以這個下根機的人,所以這個下根機的人他就要碰到,碰到他才會想要精進,若沒有碰到,他就不會想要用功,所以說要看個人的根機,跟諸位講,佛教講的,超越一切的心理學、哲學、科學,一切世間的《老莊》、《易經》,都無法跟佛經比較,絕對沒辦法跟佛經比較,我不是不論它,我是有感而發。底下,群攝利鈍之法,群就是廣,來廣攝空上利根的眾生,鈍根的眾生,所以佛法在方等,就是《方等經》,把筆拿起來,方等就是大乘經典(,方等就是大乘經典),所以佛在大乘經典這樣說:不俟請而矢口告舍利弗。不俟就是沒有等。沒人請,沒有人請問世尊,世尊就親口。矢口就是親口。跟舍利弗這樣講,【廣贊極樂妙境。】來贊嘆空虛極樂世界,它這個很微妙,不可思議的境界,深深來贊嘆阿彌陀佛的光跟壽,光就是空間,壽就是時間,所以阿彌陀佛叫做無量壽佛,叫做無量光無量壽,意思就是說有無量的光明,無量的生命,無量的光明就是盡虛空遍法界,無量的生命就是貫通過去三世,過去、現在、未來,所以光是一句阿彌陀佛,就是意思是說十方無量的時間、空間,全都光明的意思,【深嘆彌陀光壽。】光跟壽,【勸人堅固信愿。專持圣號。】勸告人家要堅持,堅固我們這個信跟這個愿,信就是深信有一個極樂世界,深信有一個阿彌陀佛,深信說我們釋迦牟尼佛說的是正確的。愿就是愿意往生極樂世界,不要再做六道生死的凡夫。聰明的人,今天來聽經大家都要念佛往生,誰要在這里團團轉,再怎么富裕也是花得完,也是會死,身體也是會爛,再怎么美也是會老,再怎么英俊也是會爛(眾鼓掌),聰明的人,每個聽到佛經每個都拼命來共修念佛,誰要在家里看電視,那是傻瓜才這樣。堅固信愿,專持圣號,專持念阿彌陀佛,南無阿彌陀佛,南無阿彌陀佛,所以我常常勸告這些眾生,你要買兩串念珠,第一個要買一串一百零八顆持咒,放在家里,第二要買一串小條的掛在手上,二十四小時才不會忘記,每天念,每天念,掛在手上也會保佑我們,專持圣號,我們今天若沒拿念珠會常常忘記,常常忘記,若有拿念珠,至少念幾句,積個善根也好。【定得往生。終成佛果。斯經也。】就是《阿彌陀經》所講的這本經。【乃世尊以平等心。運無緣慈。】無緣就是沒有任何條件的慈悲,意思是說大慈大悲的意思,世尊以平等心運用著沒有任何條件的慈悲,無條件的慈悲叫做無緣慈,意思是說對一切眾生,不是說你今天發心一百萬來,我才這樣對你慈悲,不是說你今天發心一萬塊來,我就不理你,不是這樣,統統平等。【放無量法門。開出方便中最方便。捷徑中最捷經者。】于無量法門,有的人持咒、念佛、拜佛、拜懺、拜山、參禪、結手印,噢!這很多,無量法門,開出一個方便中最為方便,捷徑中最捷徑,最直,捷徑就是直徑。兩點什么最近?直線最近,直線最快,捷徑中最為捷徑。

  因為【良由末世衆生。】“良由”就是因為。因為末世的眾生。【善根暗鈍。】這個闇跟黑暗的暗是同樣的意思,善根暗鈍,【世緣囂雜。】這世緣很混雜,若要來聽一下經,孩子感冒發燒要注射,要來聽一下經,哇!人家打電話來要收會錢了,要來聽一下經,孩子拖著不放,沒辦法,所以說世緣囂雜就是很復雜。【攝心尤難。】要攝這個心非常地困難。底下,開出方便中最方便的,最快、最直接的,但是因為末世的眾生根機很暗鈍,世緣很復雜,所以攝心很困難。若不是直接的,直接的,【若非至簡至捷。】最簡單的,最直接的。【奇妙方便法門而圓收。豈易入道。】怎么有那么簡單就入道,就是要用奇妙的,用最短的時間,最簡單的法門,不然沒有那么容易入道。【是故佛經自東漸震旦以來。】“震旦”就是中國。這個佛經漸漸傳到中國以來。【持誦之盛。】大家都在誦這個《彌陀經》。【往生之驗。】過去有往生的人經驗,經驗,念佛念到臨命終自己知道時間,色身會發出香味,看到佛祖來接引,聽到虛空中的聲音,種種的應驗。【無尚此經。】不是只有這部經而已,不是只有這本《彌陀經》而已。【由此。自古先達注疏殊多。】殊多,殊勝。注疏殊多,注疏就是說……,注疏就是注解,疏就是疏通的意思,疏就是通的意思,解開讓他通達,殊多就是很多,自古先達就是古德通達這個佛經的人,用很多注解。【皆如日星具麗于天。】像虛空中的太陽那么美,像虛空中的星星那么美。【江河皆匯于海。】江跟河全都匯集到大海。所以,【故諸緇素。】就是出家、在家,昨天有講過了。【其起信者。并持而專切者。由來盛矣。】他會產生這個信心,并且念佛,持就是念佛,而專切,全心一心念佛,所以我教你們大家都要戴念珠就是這樣,不可以離開念珠,念得習慣。由來盛矣,自過去到現在念佛法門就是這么興旺。【迄明智旭大師。】一起到明朝那個智旭大師。明朝一個智旭大師,【特著】特這個著作,【要解以釋此經。】特別著這個要解,就是《彌陀要解》,解釋這部《彌陀經》。【更超前賢之不逮。】“不逮”就是不及的意思。更加超過比以前的人的行,大家都跟不上他,不逮就是不及他,不逮就是不及,就是跟他不能相比,意思就是說明朝的智旭大師,以前那些所作的這個注解都跟不上他的意思,超過以前的人所著作的。【發所蘊奧之未發。】開發出所含在這個《彌陀經》里面的義理,深奧而未開發出來的道理全都開發出來。蘊奧之未發,蘊奧就是含藏。【析義判教。】剖析,析就是分析這個義理,判教就是藏、通、別、圓,判教。【勸導信愿。若畫龍之點睛。】這只龍畫得很美了,但是眼睛點一下就像要飛走一樣,畫龍點睛。這完全產生生命,我們畫人像最重要的要畫哪里?畫兩顆眼睛,眼睛有神,那么像就畫得很好,這龍眼神若畫得很好,那么這只龍就像活著,像在飛一樣,所以像畫龍點睛。【宛轉精耀。】“宛轉”的意思就是講得無懈可擊,太棒了,無懈可擊,精耀,講得很切要,非常地清楚。【徹凈宗之骨髓。】徹徹底底開發出凈土宗的精髓。【達佛意之普周。】達到這個佛的意思能夠普遍一切眾生。【類六方之共贊。】像《彌陀經》里面六方佛皆贊嘆《彌陀經》,“類”就是“似”,類似《彌陀經》講的六方佛都贊嘆這一本經。這個……,寫這本《彌陀經》的《要解》寫得很好,就像六方佛大家都贊嘆這本《要解》一樣,【同諸佛之廣長。】廣長就是一個辯才無礙的一個廣長舌相,就像諸佛出廣長舌相,佛度無量的眾生。【厥趣幽深。】“厥”就是代名詞,就是其趣幽深。“厥”就是代名詞,它就是它這個……,“趣”就是它的意趣,道理的趨向,意思是說這本經受到各方的贊嘆,這本經,這本《要解》也是受到各方的贊嘆,就好像諸佛菩薩出廣長舌相,因為它的道理,其趣幽深,因為它的道理,道理很深奧,很不容易了解,了解,若是不再加一點注解、解釋,【若非再添注釋。】若是沒有再加添注解跟解釋,【今人豈易入室。】這個時代的人,現代的人是因為根機不夠,學問不夠,愚癡,所以若沒有添加一些注解要怎樣進入凈土法門呢?今人豈易入室,要怎樣才能進來我們這個凈土法門的這個范圍里面。

  【頃】“頃”就是近來(,頃就是近來),【圓瑛法師。受天津】天津,天津,吃得津津有味,天津,【居士林】居士林就是我們現在所講的蓮社的意思,念佛的地方叫做居士林,受到天津居士林念佛會的邀【請。】邀請,【講斯解全文。】講解全文。【欲使衆聞了若指掌。】就是看自己的手這么清楚,意思是說圓瑛法師受到念佛會居士林邀請,講解《彌陀要解》,講解全文,為了要讓眾生很簡單就能了解,【特先編輯講義。】所以這本《要解講義》就是在天津居士林講的,所以以后的人作出這個書出來,我們今天有福氣看到這本了不起,佛門中最重要,最了不起,度無量眾生的《要解》,歸功于圓瑛法師,圓瑛法師。所以特別先編輯講義。【普令或聞或見。一目貫通。】能夠讓看到的人,聽到的人,一目了然。【夫荊山之玉。務須剖釋。衣里明珠。總賴指示。】有的人說衣里明珠也可以,衣裹明珠也對,衣服遮住這個明珠,總是須要開示,指示才會知道。荊山就是出產玉的地方,這個玉它從深山林里挖出來,也必須要慢慢、慢慢、慢慢……,把它磨,慢慢、慢慢……,把它磨,必須要把它剖析,把它磨,磨得清凈,磨得干凈,磨得干凈,衣里的明珠,衣服里面的明珠,總賴指示,必須要加以指示,意思是說明珠就是比喻我們的本性,我們的本性就是隱藏在我們的內在,我們要開發出來,要明心見性,但是總須要有人告訴你,說:啊!每一個眾生就是有佛性,你今天來聽佛法,來念佛,來解脫生死,我們就是要成佛,就是明心見性,要開發我們的本性,要成佛作祖,這就是我們的明珠,明珠就是我們的本性的意思。【師為現代知識。明眼宗匠。】圓瑛法師就是現代的善知識,明眼是很有眼光的人,宗匠就是專門在雕刻打造東西出來,就是專門在栽培人才的,明眼宗匠就是他具足智慧,明眼就是……,這個眼就是心眼,有清凈的大智慧,清凈心產生出來的大智慧,宗匠就是專門在雕刻的人,他也是這樣雕刻,雕刻每一個人就像大修行的高僧大德那樣。【舒胸中之真彩。發礦里之精金。】“舒”就是開發。開發他心中一切真實,精彩的東西,就是本性,開發出這個礦里面的真金出來,【俾達要解而入經義。】“俾”就是令。令一切眾生,令一切眾生通達《要解》而入經義。【由經義而悟自性彌陀。唯心凈土。】我們從這個經義我們就可以去悟,悟到什么呢?悟到我們本性就是阿彌陀佛。唯心凈土,我們的心若是清凈,即心凈則國土凈,《維摩詰經》講的心若凈這個地方就是清凈。【則極樂蓮花不外當人一念。】意思就是說極樂世界的蓮花當下就是我們這一念,有的人修行都會有一種障礙,我持戒不清凈,我破戒,我破齋,我墮胎,我沒有修行,開始責備自己,責備自己,我告訴你,你若悟到本性你就了解,持戒、破戒盡在一心;有為、無為當下一念。記住!持戒、破戒盡在一心;有為、無為當下一念。你這個念頭無相、空法,臨命終無罣礙,這個時候全部放得下臨命終就沒問題,所以說不管你過去怎么樣,悟到本性最重要,不管你過去怎么樣,悟到我們的本性最重要,有為法當下一念就是無為法,破戒一念當下轉過來,清凈心就是持戒,所以維摩詰居士,《維摩詰經》里面講,不二法門,當下這一念就是,所以我們不要譏笑自己:啊!我沒有修行,我曾墮過胎,我曾偷過人家的東西,我曾坐牢過,我做很多錯誤,我曾犯搶劫,沒有關系,過去就放下,蓮花就從這一念無生開始,蓮花就一直出來(眾鼓掌),若老是在想惡貫滿盈不會往生,自然障礙自己,自然會障礙自己,所以這極樂世界的蓮花不外當下一念,【當念果】的當下這一念就可以果【證。】只要你悟到空性。【步步皆是已矣。】就是每一步、每一步全都是凈土。“步步”就是每一念。當念果證,步步皆是,你走一步算一步,走一步算一步,你做多少算多少,意思就是說,每一個念頭你若控制得住,每一個念頭你若放得下,當下就是極樂世界。

  【稿成付印而問序焉。】這個稿子是寫好了,問我寫一個序。【余雖不敏。】我雖然沒什么智慧。【聊敘片言以弁其端。】“聊”就是簡單的,簡單……,這片言就是一點點,一點點語言。以弁其端,“弁”就是牛車、馬車的前端在拖的地方,意思就是說寫在前面的序言叫做“弁”。以弁(bián)其端(法師這里是讀pián),弁,以弁其端,寫在前面的序言叫做弁,就是聊敘片言以弁其端,就是簡單寫這個序文以放在前面。弁就是掛在前面,放在前面的序言。【庶】就是希望,【廣起信云爾。】希望能夠引起大眾廣大的相信。

  【時壬午暮春。興慈謹撰】

  壬午年,莫春就是三月。(“莫”通“暮”。)“興慈謹撰”,興慈這里可能是一個法師,興慈可能是一個法師,這里沒有寫。【

  彌陀要解講義序

  【夫凈土之教。無相而無不相。無為而無不為。理超象系之表。智絕有空之境。是諸佛不思議解脫。大乘不二法門。故一切大士本行。皆始于發心。終于凈土。兼具萬善。成就衆生。功莫有先于此者矣。】“凈土之教”,說凈土宗的教化,它的教理,它的教義是在講什么呢?說“無相而無不相”,無相的意思就是說破除一切凡夫的執著,達到本性是空,但是本性雖然是空卻是具足無量的莊嚴,叫做無不相。意思就是說無相就是本體,無不相就是它的無量的事相,無量的莊嚴,雖然無量的莊嚴,但是當體即空,雖然當體即空,就是無量的清凈國土,這樣才能夠達到事事無礙的法界,所以無相而無不相,一切相皆是虛妄,卻是本性卻具足一切相,無為而無不為,無為就是一切法是空,所以我們無所為,而無不為,因為自性具足一切法,散發出無量的智慧令身、口、意一切造作全都清凈,所以無不為,所有所做的東西叫做有為,有為當下觀照是空,無為,雖是無為但是無所不為,他每樣都做,雖是每樣都做,自性是空,這叫做實相,所以無相而無不相這叫做實相,不可以偏哪一邊,無為而無不為也是實相的意思。“理超象系之表。智絕有空之境。”這個要這樣念,把筆拿起來,“理超,一個頓點,象系之表,智絕,頓點,有空之境”。這樣讀當然就了解這個意思,有讀過書的人就知道,理,道理是超越,到這個地方,超越什么呢?象系之表就是一切外相,萬象,所能夠造成它的名詞、語言全都不是本體,意思就是說眼睛所看的,耳朵所聽的,六根、六塵、六識乃至包括一切萬象一切法,超越這些,象系,系就是安上一個東西叫做系,就是安上名詞,安上這個文字,安上意識,思想、意識全都好,所以這個統統不對,理超,這個道理,本性的這個道理是超越一切,有形象所能夠形容的全都無法形容。“智絕,(頓點,)有空之境”:智,我們的大智慧,絕就是斷除的意思,這個絕就是進入絕對的領域,斷絕了有空之境,你說這個境界有,也不對,你說這個境界是空,也不對,你說有,它是因緣和合的,不是真實的東西,你說沒有,又是實實在在的東西,這確實是桌子你怎么說它沒有,所以智絕有空之境,智絕有空之境就是……,簡單講就是不起分別,于有空之境,不起分別,清凈心,無生法忍的這個心產生的智慧叫做智絕。有空之境,大智慧斷絕有空之境,意思是說有空之境皆無所住的意思。“是諸佛不思議解脫”的境界,諸佛解脫,諸佛不可思議的境界就是這樣。“大乘不二法門”,大乘不二法門這就是無相而無不相,無為而無不為,煩惱即菩提,污染就是,當下就是清凈,無一切的相,無不相,所以大乘不二法門的意思就是這樣,所以一切大士,大士就是菩薩的意思,我們講觀音大士,觀音大士,所以“一切菩薩的本行”、修行。“皆始發心,終于凈土”,大家都很發心,終究要進入這個凈土,兼具萬善,成就眾生,具足一切的善來成就這些眾生。“功莫有先于此者矣”,最重要,功不是功德的意思,“功”就是最重要的。“莫有先于此者矣”,他的功就是說最重要的,這是這個東西最重要,要弘揚凈土法門。

  【大化東流。廬山遠公創弘禪戒。首勤凈業。三睹圣相。沉厚不言。神鸞繼起。精修凈觀。流風益扇。及智者大師。以無礙解。說天臺教。圣行道力。專志西方。自時厥后。弘一心三觀之旨者。罔不以凈土為指歸。】“大化東流”,大化東流就是佛法從西向東流傳過來,古時候的人是很不簡單,在座諸位!古時候的人沒有印刷,你光是看這本經,古時候的人要用毛筆去抄,他沒有印刷品一天、一個月印幾萬本,你想想看!能夠一本、一本抄,毛筆拿過來抄得不分晝夜,一天抄不到幾頁,古時候的人是這樣,古時候的人修行為什么會這么大的成就,就是經典得來不易,很珍惜,很珍惜這個經典,破了又補,補了又破,破了又補,不是像我們今天的眾生稍微浸到水就全部不要了,要丟掉,稍微破掉他就不要,沒有這樣,我們要了解,經典,我們今天是因為有印刷


文章修改或刪除)        (下載WORD文件
 


广西快乐双彩中奖